menu
文青不能承受的輕

不死卡式帶

有點難受,訪問那天,正是Type IV cassette結業的一天。「我的心沒有死,只是轉換形式。」他叫Nelson, 中佬一個,但這裏的顧客愈來愈文青,他們嫌棄了spotify 沒有觸感的感覺,想重拾拿起手音樂的溫度,所以,愛上了卡式帶。「我玩了hifi幾十年, 方發覺cassette才是最忠於母帶的聲音。」Nelson的信念 :Type IV cassette, A place for those who like analog sound.

文青知道什麼是靚聲

「真的,愈來愈多年輕人玩cassette,不為潮流,而是他們愈來愈懂得什麼才是靚聲。」Nelson不是信口開河,由cassette玩到CD玩到黑膠到最後玩回cassette,玩了二十多年。這時,Nelson把心愛的崔健卡帶放到cassette desk裏插放,「你細心聽聽,聲音有多溫暖。」但對Nelson和大多玩卡帶的年輕人一樣,聲音是一回事,聽歌那種「儀式感」又是另一回事。


Nelson說,卡式帶才有音樂的溫度。

「我相信不少年輕人都是聽streaming(串流音樂),遑論CD?!但當你聽串流大多是隨機播放;或是在App按一下鍵就成,音樂變得太唾手可得,少了一份聽真正音樂的誠意。」這時,他將卡帶換上王靖雯的《愛與痛的邊緣》,Side B第3首。Nelson便要按下fast forward找出曲目。「就是這一種感覺。」

尋尋覓覓,可遇不可求

Nelson認為不少年輕人重回卡帶的懷抱,也是對昔日光輝的一種緬懷,和一份情深浪漫。「我記得自己兩年前在網上找到一餅Beyond全新的《不再猶豫》,那是自小陪伴我成長的音樂,那種興奮心情不是筆墨所能形容。」自此重投聽卡帶的天地。


尋尋覓覓,cassette可遇不可求,也是一份浪漫。兩年前在佐敦開店,去年搬到新蒲崗工廈,設定好一套hifi音響,坐上「皇帝位」,一刻便跳進自己的音樂天地。「說真的,客人上來若能找到自己想要的cassette,大多滿心歡喜,就算是不買東西也好,也可一起分享對聽卡帶的喜悅。」又是一種男人的浪漫。


當然,生意也真的是不易經營,「我都要養家。」唯有結束實體店。「但我心沒死,還會經營網站,我更相信卡帶方興未艾,就像十年前的黑膠唱片一樣,愈來愈多年輕人會重投卡帶的懷抱。」

真的,聽過玩過你便會明白。

Type IV Cassette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4cassette/

撰文、攝影:郭昊軒

堅持是一種習慣,習慣是一種堅持
好集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