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不妨肉麻

在工作中騰出空白:記起別人也是人

肉麻,在大埔生活書院常常冷不防地出現——推廣生命教育的他們,在每次開會前、活動後,都會說感恩大家的話,稱之為OMAK(Oberve Merit and Appreciate Kindness 觀功念恩),即觀察別人的好,並感謝對方。「但講的人通常不覺得肉麻。」生活書院成員Hazel說完不禁大笑。

「這是調節自己的環節。」另一成員阿古說。「我們很常一進入工作就只想完成,我自己很易當身邊的人是物品,稍為阻礙自己就想他消失。但OMAK就像個buffer位,讓你想起大家出發點原來一樣,記起他們都是人,同樣有情感。」

因此不怕肉麻,只怕你不說。在這些感恩環節中,他們聽過「好多謝你陪住我行啊」、「你真係好重要」,雖然骨痺,卻令人心情變得愉悅。「有時開始前每個人的眼睛都睜不大,但講到最後大家都精神了很多。」成員楚翹說。「我想是因為可以一直在想美好的事。」

 

OMAK是獲得快樂的能力,而這是需要練習的。」Sandy說。左起阿古、楚翹、HazelSandy

老尷讓人……受盡屈委?
日日互道謝意,肉麻這回事應該難不倒他們吧?但原來他們也會怯——爭吵後、對着不熟的人時,總是不敢說心底話,更因為老尷,而習慣了不接收。

「啊!我想起一個悲劇……」楚翹忽然抱頭慘叫。「有次我和一位同事有些爭執,後來和她說對不起,見她沒什麼反應,我就想:哦,無所謂啦。隔了一日,很明顯感受到她特別對我好,卻到我沒反應。」她後悔得直拍枱:「原來我那刻反應了『沒什麼反應』……這種事到底要loop多少次?」

要理性地突破感情關卡
假裝不在乎,關係會愈來愈遠,唯有直面彼此吧?但太怕,那麼用WhatsApp?他們也會如此,卻也希望可以突破多些。「關鍵其實是勇氣。我們常有很多前設:他一定不會理我的,他一定會推開我。但其實可以再思考——要很理性地突破這麼感情的關卡。」Hazel說着不禁笑了,「對方那刻沒表情,或許是不知怎麼反應,他也很老尷,唯一可遮掩的就是擺出一個『reject』樣。」


「習慣這件事很可怕,我們總是習慣了不接收。」
楚翹說。「希望別人接收你時,你也要接收,所以一直練習很重要。」

Hazel也曾一臉「reject」——某次在OMAK環節被感謝,她正為身邊的台灣老師翻譯:「呃……他說他很感謝我。」說起都汗顏但又好笑。阿古更曾被當眾「告白」:「我生命中有三個最重要的人,其中一個是阿古。」他說:「我那刻是:吓?咩呀?」獲公認是肉麻王的他也心驚膽跳。

「被OMAK那刻總是會:哎呀,我不是這麼好的。」Hazel模仿着笑了,「但其實有個方法是,你可以承認自己的好,並去想為何你會懂得做那些好事、誰教你,這就會變成一個無限的OMAK:別人OMAK我,我又可以OMAK別人。」

尷尬就此變成了欣慰,即使受OMAK時偶爾未能轉換思考角度,Hazel還是會微笑面對:「如果我肯聽,他之後會更願意繼續直接和人講。」

你給什麼engery出去,便會收什麼。」

 

OMAK可幫助抑鬱的人
「這其實是一種幫人的行為,甚至可以幫到抑鬱的朋友。」Hazel說:「有些人很容易自我打擊,OMAK是治療,可以去幫他看到已經做到的東西。」

「生活其實很被動,就像別人送禮物給你,你沒辦法決定那是什麼。但快樂是否隨外面而去?還是你可以做些什麼?禮物不合我意以外,可能還有很多位未觀察到,而那些位會令自己開心,例如是送的心意。」楚翹說。

楚翹說,愈理解別人的痛苦、限制、想法,會愈快樂,「不會覺得日日和外星人相處,甚至反過來發現他在很多地方上都幫了自己。」

「你知道你不會一直把壞標籤貼下去,知道下一步是要撕開,甚至貼一樣好的東西上去,這是一件幾興奮的事。」楚翹說。

 

這種有笑有淚的經驗,對Hazel來說很難得:「以前我不會主動和人談天,以為自己很平靜,其實暗地裏看不起很多人卻不知道,也覺得孤單。但現在會更尊重他的觀點、心情、做的事。」她說。「那種開心是覺得自己『似返個人』。」

他們自言在性格、興趣上都很不同,在爭執時會不喜歡對方,但當痛苦時,又會互相傾訴。「很多人說生活書院像世外桃源,但其實我們沒什麼特別,只是有方法練習,有一班人,我們和大家一樣都是在泥沼行,但每一步都覺得很踏實,因為我們知道正在行出去。」Hazel說。

懷抱着發掘美好的心、將感謝說出口,哪管是否肉麻,或許人和人就可以靠近一些。在沼澤中,也可以並着肩,走下去。


OMAK小秘笈

觀功念恩分三層:

1)顯然易見的恩:例如有人送你禮物。

2)觀察可見的恩:例如街道很乾淨,透過觀察、思考,會發現是因為有清潔工人打掃。

3)逆境可見的恩:例如車廂很逼,剛好可以練就自己不被外界影響的心。

第三層是「大佬」級別,不必一開始就逼自己打大佬,由最容易的開始,每日想一想、記一記下,形成習慣,就可以慢慢在生活中發現美。

 

OMAK例子

「好」事不必很大、不必做到100分才叫好,不必是比較,可以是一些看似很小的事,也可以是一些心意。

楚翹:

我要OMAK另外兩位同事幫忙洗碗,因為天氣很凍水很冷,哈哈。

自己的話,會感謝自己聆聽多了,平日我都是第一個發言。

Hazel:

我們分兩個辦公室,最近才裝了電話轉駁服務,很感謝楚翹他們每次一有電話找我們就走過來叫大家。

自己的話,多謝自己幫大家斟茶。

古:感謝很多人會樂意策動和邀請其他人參與事情,令我可以參與很多很有價值的事,例如是Sandy邀請我們一起接受訪問。

自己的話,剛剛在家政室外見到有隻蜜蜂在地下動來動去,平日會避開就走了,但剛才轉念想,也許太冷牠飛不起會餓死,便撿起牠放到農地去。

Sandy:最近跟同事一起入大專院校做工作坊,她前期做了很多聯絡工作,過程中活動沒有很多人流、又很多變數,但她還是抱著積極和歡喜的態度去迎接每一個來的學生和職員,深入跟他們有心與心的交流。

自己的話,這陣子呀龜感冒了,呀古帶牠去看醫生,先知道原來兩隻龜都不需要冬眠,以往這麼多年都誤會了。如果不冬眠,就要為牠建一間紙皮屋仔、照UVB燈和暖燈、每日沖涼兩三次、洗屎尿、餵食,直至回暖。會不習慣、有點麻煩,但過程中還是學習到怎樣理解別人的需要。

攝影:芋頭

好集慣
太陽底下無新事,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,有的是新的角度,賦予新的價值,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,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,思考,實行,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。